千赢官方网站下载-“一卡通”卡在了哪里?履职不力、违规操作、虚报套取,惠民惠农补贴发放漏洞频出
原标题:履职不力、违规操作、虚报套取,惠民惠农补贴发放漏洞频出 “一卡通”卡在了哪里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近日,四川省古蔺县纪检监察干部在二郎镇风光村向村民了解“一卡通”发放情况。苏海鹏 摄
  近日,湖南省纪委监委通报了7起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问题典型案例,案例反映出有的党员干部在“一卡通”发放管理过程中履职不力、监管不到位;有的违规操作,改变资金用途;有的搞“微腐败”,虚报套取、非法侵占……本该通过“一卡通”直接拨付给群众的惠民惠农补贴,被硬生生地卡在了半路。“一卡通”究竟卡在了哪儿?
  村组采集,乡镇审核,县级职能部门审核批准,财政部门向银行拨款,银行直接打卡到户,这是大部分“一卡通”惠民惠农资金发放的重要环节。从通报来看,个别村组干部在第一步采集审核资料就失职失责。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南湖洲镇赛头口村委会未据实采集、认真审核补贴对象信息和田亩面积,将农田承包者郭某作为补贴对象报送至南湖洲镇农技站,24户村民因此迟迟没有领到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资金。2016年至2019年,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农技站站长郭玉棋在落实农业支持保护补贴政策中未正确履行职责,造成该镇25个村796户的补贴款12.15万元未及时发放到位。
  敷衍塞责的工作态度同样为虚报冒领惠民惠农资金打开了口子。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鸡笼镇敬老院原院长伍孝华对以敬老院名义出具的五保户医疗救助补偿款证明材料审核把关不严,致使村民李某晖利用他人五保户身份套取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理赔款1.56万元。
  资金发放环节,是暴露问题最多的一环。少数基层干部自作聪明,通过玩各种花招、套路把“一卡通”当成“摇钱树”。甘肃省古浪县定宁镇星光村原党支部副书记兼村委会文书袁占国在农户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从违规保管的“一折统”存折上分318笔支取粮直补、良种补、农资补等各类补助资金21万余元,时间长达10年之久。在湖南省邵阳县肖八村,村“两委”会议决定违规拆分发放低保金,已发放给7户低保户的4.66万元低保金在被村干部收缴后,又以现金形式平均发放给该村27名困难群众。
  在湖南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有关负责人看来,有些地方或职能部门对“一卡通”政策吃不透,没有厘清“钱从哪里来、钱到哪里去、卡是谁保管、钱被谁使用”,导致基础数据采集不精准、信息错漏,工作开展漏洞频出。
  在监管方面,惠民惠农资金发放涉及财政、审计、教育、民政、农牧等多个职能部门和多家金融机构,“烟囱林立”,给监督管理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个别资金审批发放部门“一拨了之”,把监管的希望寄托在乡镇干部身上,而个别乡镇干部责任心较差、作风不严不实,让监管层层失守。在发放方面也存在“一人多卡”“人卡分离”、补贴项目零碎交叉、不同渠道资金的发放周期不同的问题。
  “一卡通”连通的是党心、民心,容不得任何堵塞。根据财政部、农业农村部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的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的指导意见》,到2023年,将实现所有直接兑付到人到户的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原则上均通过“一卡通”方式发放;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监管格局基本建成;实现“一张清单管制度”“一个平台管发放”,补贴政策的科学性和资金绩效明显提高。
  底子不清,路径难明。今年6月,湖南省纪委监委在全省范围内部署开展“一卡通”问题专项监督检查,要求各级各相关职能部门结合自身职能职责,对照工作方案,摸清、找准问题症结,拿出问题、责任、任务、整改“四张清单”,统筹运用走村入户清理排查、“互联网+监督”平台大数据比对等手段,精准施策,对症施治。同时把牢“严”字铁面问责,既对党员干部利用“一卡通”搞优亲厚友、虚报冒领、骗取套取等腐败行为严惩不贷,又对政策执行不力、工作推进缓慢的相关业务主管部门以及党委、政府严肃问责追责。
  信息公开是加强监督的先决条件。只有让资金运行在阳光下,群众监督才能更加有力,腐败问题才能得到有效整治。今年1月,继“阳光发放”平台之后,四川省“一卡通”阳光审批省级平台正式建成运行。该平台打通后台发放与前台审批两个环节,所有省级补助项目的审批流程均在平台上留痕,群众随时可以查看补贴资金申报进度、资金发放情况等。在此基础上,四川省纪委监委督促、推动建设“一卡通”省级监管平台,构建覆盖全省21个市(州)的数据上报体系,通过汇集全省数据,全面监管全省“一卡通”发放情况,力求让“一卡通”真正成为造福百姓的“幸福卡”“明白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